香港虚拟银行牌照发放:蚂蚁、腾讯、平安、小米或批

来源 |?香港信报

香港金管局最快于?#23616;?#20869;会向余下4家申请机构批出牌照,包括腾讯财付通、蚂蚁金服、平安一账通,小米与尚乘合组的公司,亦有机会在今次发牌名单之内。?#28304;耍?#30475;懂经济」邀请几位专业人士给出了自己的解读。

陆强华

《深度支付》作者,看懂经济评论作家

国内机构争先申请香港虚拟牌照,一方面,利用香港全球金融?#34892;?#30340;地位推动国际化业务,能够与国内金融和支付业务形?#23578;?#21516;和呼应。特别是《支付机构外汇管理办法》出台后,跨境支付的快速发展需要有海外支点,形成支付先行,金融服务跟进的金融服务走出去模式。另一方面,虚拟银行牌照的业务范围更广,创新腾挪空间更大,能够成为国内机构的创新基地,其实践和经验也能够“出口转内销“,对于国内未获银行牌照的机构而言无疑极具诱惑。

周科

商业银行经营管理的观察者、思辨者和践行者,看懂经济评论作家

自2000年5月我国香港金管局制定第一版《虚拟银行的认可》,到2018年5月发布修订版,香港虚拟银行的发展经历了十八年的变迁——?#21019;印安?#20250;反对在香港成立虚拟银行”到“欢迎在香港设立虚拟银行”。而从2018年5月宣布开放首批虚拟银行牌照申请,到2019年5月9日港媒报导除此前已批四张牌照外、余下四份申请获批可能性很大,转眼又是一年已过,我国香港地区的虚拟银行发展终于进入了落子布局的阶段。回顾过往一年发展历程,有三个主要特点:

一是工作?#24179;行?#20107;有规则、可预期。除此前相关规则的意见征询、发布等按既定流程?#24179;?#22806;,香港金管局会及时通报虚拟银行申请的处理进度,引?#20960;?#30028;的理性预?#23567;?#20197;使各方相应做好应对准备。如去年12月初告知会甄选约三分之一申请进入下轮审视,2019年1月底表示正在处理、争取一季度颁发牌照,3月如?#21450;?#21457;第一批牌照,并表示仍在处理余下牌照申请、进展?#24049;謾?/p>

二是专业评判不搞大干快上、一窝蜂。虚拟银行是新兴事物、尚未有?#23578;?#30340;评判标准,监管机构也是在探索中逐步形成审批模式。从营运模式、科技平台、财务实力等角度出发,看?#31859;?#30340;先来、相?#35780;?#22411;的并行处理,成熟一批颁发一批,防止为统一进度而异化评审标?#24049;?#27969;程,如3月27日发出三张牌照、4月10日发出第四张,对余下申请继续审核后再判定批准与否。

三是机构、场景选择各有侧重、满足多样化需求。第一批颁给银行、金融科技组合以及综合性集团、互联网巨头组合,涉及银行、保险、电商、文旅、地产等场景;第二批颁给香港本地金融科技集团,股权多元化、聚焦财富管理等领域;后续批次则专注于相?#28304;看?#30340;互联网金融科技公司,更加着重网络安全风险管理、系统稳妥性等方面。

随着虚拟银行的正式入场,如后续4家获批香港的持牌银行数目将达160家(其中在香港注册30家、含8家虚拟银行),此外还有18家有限制牌照银行、16家接受存款公司,所有认可机构将?#24067;?94家。虚拟银行亦存在陷入恶性竞争或无效竞争(无法成为鲶鱼)局面的可能,如何推动后续落地实施、引导虚拟银行和传统银行一同改进普惠金融服务模式,需要借助包括监管科技在内的一系列手段进行支持。

同时,监管规则方面也有待继续修改完善。除了在户口结余、退场机场、资本要求等方面业界仍有不同声音外,新版规则还?#34892;?#22320;方可能需考虑是否完善。比如:?#22659;?#20102;办事处有关核实身份的表述,但此前该表述主要因反洗钱等要求所设,后续如虚拟银行客户及业务涉及洗钱等活动,线上身份?#25628;?#26159;否能起到预想的效果有待分析、跟踪;提到账册及记录可存放在香港以外地方,在虚拟银行正常运营期间金管局进行查阅应该不存在问题,但如果出现系统故障、黑客入侵或主观恶意销毁或转移资料,届时应该如何进行事后追查尚待研究。

?#30340;?/strong>

?#26412;?#24066;网络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看懂经济评论作家

首批申请机构终获正果,大概率全部喜提香港“虚拟银行”牌照。对机构来说这无疑是则喜讯,但对香港来说则不免几分唏嘘。从2000年的5月首次发出《虚拟银行的认可?#20998;?#24341;至今,屈指一算竟已十九个年头,可以说是完?#26469;?#36807;了大中华区的互联网经济乃至后来的金融科技产业发展。按照《2018年金融科技全球?#34892;?#22478;市报告》的分析,香港的竞争力不但落于纽约、伦敦之后,就连?#26412;?#19978;海、杭州也自叹弗如。

于是有了从快速支付到监管沙盒等奋起直追的一整套组合拳,其中虚拟银行牌照就被业内视为吸引内地优质金融科技企业的关键一?#23567;?#20540;?#31859;?#24847;的是,这次香港监管当局出奇包容,甚至在经营模式上都不做统一要求,再叠加港岛本身的自由港定位?#25512;?#19994;“出海”的诉求,这块牌照的含金量不言而喻。

但业内对其的关注还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当前对互联网金融“强监管”的焦虑,一方面是希望内地监管也学习香港同行的“包容?#20445;?#21478;一方面则也有弃陆上岛的打算。对于前者,需要特别注意虚拟银行与传统银行仍在同一?#20934;?#31649;规则下(?#20063;?#25490;除有额外要求),“包容”与否更多是机构的个人解读;对于后者,业内也需要正视香港现在在金融科?#26082;磧布?#29615;境,特别是法?#20301;?#22659;(与内地不同的司法体系)及用户环境(较高的权利意识、较陈旧的金融消费习惯)的挑战。

不可否认,首批申请机构全部获批的新闻足够鼓舞,然而仔细分析这些机构全部?#38469;?#36164;本、?#38469;?#20035;至场景的王者。老牛、小马能安全渡河,松鼠则未必。狮子山下虽然吹来了南中国海的暖风,但能否驱散互金整治的严寒还?#27599;?#26426;构自己的修行。

曾刚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看懂经济评论作家

对内地的金融科技公司,不管其此前有无内地银行牌照,香港的虚拟银行牌照都有很高的牌照价值和金融国际化价值。一方面,香港是自由贸易港,获得在港银行牌照将来有可能为境内外用户提供跨境金融服务;另一方面,大型互联网企业(如腾讯、阿里)有相当规模的海外业务和海外用户,依托于同样的产业生态,其在内地成功实践的互联网银行模式或可以在海外成功复制。因此,香港的虚拟银行牌照给内地互联网公司带来了很大的潜在发展空间和市场前景,可能成为各互联网巨头海外金融业务发展的新起点和国际化的新跳板。

✽本文转载自互联网,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